游山书夏

要做一个和总受一样
简介非常简洁的退休老人
没了(。)

忘羡·剧情需要 03(完)

现代AU
影帝汪叽×粘花惹草魏公子。
 

03.
 

魏无羡一路蹦蹦哒哒,被左边积灰过多的破旧砖房呛到也硬憋了回去,扭头就引得蓝忘机去看,结果换来后者一个响亮的喷嚏和一记眼刀,魏无羡终于也憋不住打了几个喷嚏,边打边笑;右边土墙上挂着的小黑板上有孩子拿粉笔胡乱涂鸦了什么,魏无羡拉拉蓝忘机衣角指给他看,说“我以前和蓝二哥哥一起上学的时候还在他书上偷偷画过小黄图呢”,蓝忘机暼他一眼,虽然他努力回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这回事儿。
 

蓝忘机不知道魏无羡还能想出什么招儿来惹他。他觉得这条巷子太短,好像刚迈开腿一步就能走到尽头,上一秒他才和魏无羡做了自我介绍。他复又觉得巷子太长,魏无羡的调笑声萦绕在耳边,让他想起了以前上学的日子,仿佛自始至终,他的、他们的日常就是这样的。
 

汽车鸣笛声纷至沓来,巷子终于走到了尽头,眼前是车水马龙的商业街,人声鼎沸。蓝忘机回头,准备和魏无羡道个别,恩,当然是暂时的。
 

蓝忘机一回头,却不是魏无羡东看西望的悠闲模样——魏无羡在慢慢靠近他,蓝忘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有点紧张,不自觉地攥紧了衣角。魏无羡还在靠近,终于,在蓝忘机以为他要径直越过自己的时候,他停下了。
 

唇上一片湿热,转瞬即逝。蓝忘机在魏无羡满是笑意的瞳孔里看到了呆愣的自己。
 

“作为带我出来的回礼,谢谢你啦。”
 

愣了半晌,蓝忘机抿了抿唇,在微痛中舌尖尝到一丝血腥味,攥着衣角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最后才憋出一句:“不知羞!”
 

***
 

魏无羡亲完蓝忘机就撒丫子跑了,跑到一家不起眼的小铺子旁回头看看,发现蓝忘机没追上来才松了口气。魏无羡摸摸唇角,似乎是回想了刚刚的触感,又兀自笑了起来。
 

铺子老板:蛇精病。
 

等魏无羡好不容易打了个车到剧组的时候成员都到得差不多了,魏无羡刚抬起手准备以一个帅气的姿势进场,就听见一声气宇轩昂的叫声由远及近、铺头盖脸地砸向了他。
 

“救命啊!!有狗啊!”魏无羡一个反人类式的弹跳跃起,空中转体1080度,往左抱到了根儿柱子牢牢抓紧,死都不松手。
 

被投怀送抱的柱子蓝忘机:(〃ノωノ)
 

剧组人员:……
 

仙子:汪汪汪?
 

目睹了如此精彩一幕的导演在找来视察的作者本人江澄,在了解了一定的原由之后十分人性化地拍板决定受惊的魏无羡和被抱着不撒手的蓝忘机的戏份稍微往后挪挪,先把几个不太重要的小镜头拍了找找感觉。
 

被剧组后勤的跑腿小妹告知了此事的蓝忘机点点头,表示晓得了,然后拍拍挂在身上的魏无羡,顺顺炸起来的毛。
 

被二哥哥顺毛的魏无羡终于慢慢撒了手,但羡羡表示心里还是好怕怕的要拉着忘机哥哥的一边衣角才行,生怕哪里又有什么仙子妃妃茉莉之类的凶残角色突然冲出来,倒是把刚刚在巷子口撩完就跑的事儿忘了个一干二净。
 

蓝忘机牵着魏无羡走到个没人的小角落里坐下休息,不着痕迹地谋划了什么。
 

眼看着远离了危险区的魏无羡终于缓过劲儿来,这会儿才好好打量了一番蓝忘机,瞥见似乎有些破皮的唇角有一丝丝得意,然后装出一副好惊讶好惊讶的样子:“哇,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蓝忘机心里偷偷给当年教他们语文的蓝启仁点了根蜡,表面依旧云淡风轻:“恩,真巧。”
 

然后他暼了一眼不远处拍摄的众人,非常正经地开口:“我们对一下戏吧。”
 

魏无羡不以为然:“我就一句‘哇’一句‘哟’,咱俩还一点交集都没有,我还是看你背台词吧。”
 

蓝忘机从包里掏出两份台本,给了他一份:“你的。”
 

魏无羡:??
 

打开台本,魏无羡发现有几段台词用粗笔标了出来,本页最下面注明道:魏无羡饰影卫一。
 

他把这段故事读了一遍,然后就吹鼻子瞪眼的,表情狰狞。魏无羡把台本举起来整个贴到脸上正着看看,又倒过来看看,最后终于有点不确定地开口:“忘机啊……这剧情有点不对吧?”
 

什么影卫得给主人暖床主人不肯吃药还得嘴对嘴喂药主人中那啥药了还得以身解药?剧情里皇后的地位何在?
 

蓝忘机似乎是从魏无羡扭曲的神色中读懂了什么,他把台本翻翻了最后一页,指给魏无羡看:
 

皇帝:你愿意死后葬进皇陵吗?还躺我边儿上,和我们在龙床上那样似的。
 

影卫:亲爱哒!我愿意,么么哒!
 

全局终。
 

魏无羡:呵呵。
 

魏无羡看了看拍摄进度良好的不远处,又环视了一圈剧组人员,发现大家都是一副很正常的样子,好像不正常的只有他而已。魏无羡抹了把脸,心想江澄只有我这种朋友才会不惜出卖色相也要支持朋友事业,不九一分红简直就是友谊小船要翻的节奏。
 

魏无羡合上台本,表示准备好了。蓝忘机也随后合上了台本,先他一步站了起来。魏无羡被蓝忘机居高临下的睨了一眼,感觉颇有种意味深长的意味,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看错了。
 

蓝忘机拉魏无羡走到墙边,说先要对一下皇帝和影卫微服私访,在一处废弃的私宅墙上看到一连串栩栩如生的画作时的场景。
 

魏无羡撇撇嘴,心道真是有病,影卫都现身了还叫什么影卫。
 

蓝忘机不知道魏无羡心里的腹诽,一本正经地嘱托道:“剧本里有皇帝被石头绊了一下,不小心把影卫抵到墙上的场景,我尽量小心点,你也别乱晃,小心撞得疼了。”
 

魏无羡把墙摸了又拍,拍了又糊,感慨了一句还真挺坚实,随口应道:“我知道,剧情需要嘛。”
 

待到蓝忘机数了三个数,两人入戏。蓝忘机尽量轻柔又轻柔地把魏无羡往墙角逼去。
 

你进我退,终于退至墙角。距离趋向于零,他看着眼前的蓝忘机,眼底的缱绻一览无余,和记忆里的蓝湛渐渐重合。
 

鼻息都喷洒到彼此的面颊上,睫毛碰到一起仿佛都缠绕成结,终于唇唇相印,魏无羡用舌尖在蓝忘机破了皮的地方流转,蓝忘机顿了顿,然后用舌尖碰了碰魏无羡的,紧接着便纠缠在一起,共舞出暧昧的节奏。
 

空气中满是粉红泡泡,在魏无羡终于有感到微微窒息的时候,两人才恋恋不舍地分开来。
 

魏无羡微喘了会儿,和蓝忘机四目相对:“剧情需要?”
 

蓝忘机摇了摇头,神色温柔:“不,是个人需要。”
 

#END
 

小剧场:
 

蓝忘机:你不是不认得我了吗?
 

魏无羡:我这么喜欢你,心悦你,爱你,你什么样我都认得出来;我们也算半个竹马竹马,我熟悉你每个眼神,每个神情,我知道那是你,不会错……想听哪个?
 

蓝忘机:……
 

魏无羡:哎呀其实就是这么多年就你一个人我撩半天都是不知羞不正经轻狂无聊,每次嘴上都这么说身体却还是很诚♂实的嘛,你看久别重逢你也没和我相认,我也觉得装不认识会更好撩嘛(
 

***

魏无羡:咦,江澄你那本之前签了影视权的不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吗?我怎么今天和蓝湛去看了电影没看到我的镜头?
 

江澄:……你自己去看看蓝湛给你的那本台本的名字。
 

魏无羡回家在抽屉底下翻出台本,第一页上书大字——《霸道皇帝爱上我》,又名《纯情影卫你别跑》。
 

魏无羡:……

评论(3)
热度(60)

© 游山书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