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山书夏

要做一个和总受一样
简介非常简洁的退休老人
没了(。)

忘羡·剧情需要 01

现代AU
影帝汪叽×粘花惹草魏公子。
 

昨天刚刚撸完原著……码个傻白甜苏一把,大概两三章就完结,文中关于电影啥的一切都来自作者的瞎比比。多年不写同人,前方ooc高能预警!
 

01.
 

汪叽:玩弄字眼。
 

绵绵:绵绵思远道……谁思你了,不要脸!
 

屏幕上刚刚刷过绵绵姑娘这么一行字,紧接着就冒出了一个您已被移出群的对话框。魏无羡摸摸鼻头,有些无奈地把手机随意往床上一扔,便整个人以一个大字型瘫在了床上。
 

抱着被子左翻滚两圈右翻滚两圈,魏无羡终于还是把手机从犄角旮旯里刨了出来,上下翻翻联系人,拨了一个烂熟于心的号码出去。
 

“江……”
 

“没事赶紧挂,有事也赶紧挂,没事找事转114找精神病院!”
 

魏无羡刚张了张嘴就被江澄一串话打了个措手不及,紧接着就被挂断了电话。魏无羡摸摸下巴,不用一秒就凭借两人多年的交情判断出了对面的江澄明显是每个月都有那么三十几天的日子来了,自己作为一个善解人意的小天使还是不计前嫌地去上门看看小师妹吧(?)。
 

说起师妹(?)这个称呼,还是因为以前他和江澄一起师从过蓝启仁。姑苏蓝氏作为声名远扬的书香世家,蓝启仁作为一代家主也是蜚声中外的国粹大师,魏无羡、江澄还有其他几个世家的孩子曾一同求学于姑苏蓝氏。几人有所不同的大概就是江澄勤勤恳恳地学啊学,学啊学,最后不负众望地成为了一位小有名气的作家,而魏无羡,进来前游手好闲、粘花惹草,出去后就……更加变本加厉了。
 

魏无羡和江澄家住在同一个小区,魏无羡蹦哒了没几步就到了。掏出钥匙跟进自家门似的轻轻松松进了江澄家,魏无羡还没来得及从鞋柜里掏出拖鞋,就听见从客厅里传来的断断续续的什么“签约”、“演员”、“档期”之类的话。
 

一路走到客厅,魏无羡才发现客厅里聚集了三、四个中年大叔,桌上摆着几份像是合同样子的A4纸,江澄和坐在沙发上的一位中年大叔都用一种莫名的目光凝视着对方,呼吸滞缓,空气凝固,仿佛下一秒两人就能掀桌掐起来。
 

魏无羡来回打量了几眼,有点纳闷:“你俩为啥都是一种‘我没有你这种蠢儿子’的眼神?”
 

江澄:……
 

中年大叔:……
 

被魏无羡这么一搅局,中年大叔清了清嗓,终于开口:“不是我们诚意不够,实在是因为无论是蓝忘机还是聂怀桑,或者又说是温宁、金凌这种人物档期早就排得满满的了,我们哪能强行把人家拖过来出演我们的电影呢?”
 

魏无羡见江澄眉头紧缩,一副愁云惨淡的样子,再一结合满桌的合同、大叔的话便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猜了个大概,他问:“预算多少?”
 

“啊?一百万。”
 

魏无羡点点头,道:“我给你再投资一亿,男主要……恩,蓝忘机,再给我安排一个戏份不多的小角色。至于多出来的资金,你应该懂吧?”
 

大叔大概是没料想到这个发展,也有些不相信眼前这个半大孩子的话。魏无羡本身生的就是一副容貌昳丽,唇红齿白的好模样,此时更是因为之前挂了电话就直接出了门,身上还穿着平日里也就在家里穿穿的兔子装,宽大的帽子末端连着两只蓬松的长耳,略长的上衣下摆盖住大腿藏住了小短裤,一身白绒绒的软萌模样说出刚刚那番口气颇大的话,难免让人心生怀疑。
 

江澄闻言满面愁容也没有散去,反而更加担心的样子:“魏无羡你……”
 

“哎江澄我刚刚是不是没和你说?我给你打电话之前在和绵绵玩呢,绵绵你知道吧?就是最近挺火的那个小模特。我都快讨到香囊了结果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人害得我直接被绵绵踢出群了。你这是新书签影视权吧?正好我最近也没事做让我去片场玩玩呗?说不定还能勾搭几个小姑娘。”魏无羡斜倚在沙发上,托着腮,懒洋洋的。
 

“……滚!”嘴边儿上的担忧硬生生地咽了回去,江澄就知道魏无羡这倒霉孩子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一巴掌把魏无羡拍翻在沙发上。
 

“哎哟我这帮你你还打我,师妹还能不能尊敬一下师兄了!哎哎那大叔把卡号给我留个呗一会儿我去汇款?”魏无羡和江澄绕着客厅鸡飞狗跳地还没忘了这码儿正事,那大叔嘴角抽搐地掏出个粉红本本撕下了张纸留下了卡号就告辞了,魏无羡看着他的背影倒是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卧槽!”魏无羡一个走神被江澄(ノ=Д=)ノ┻━┻式掀翻在地。
 

皓月当空,繁星点点。夜幕悄上枝头,魏无羡一条腿儿蹦哒着回家了。没办法,谁让被掀的时候左腿扭到了呢?魏无羡摊手.jpg
 

魏无羡想起刚刚在饭桌上江澄的解释,原来他的新书《人类最好的伙伴》影视权早就签出去了,主角和主要配角的选角前几个月刚结束,明天就是预定的开机日子,今天这是来通知江澄一声的。奈何江澄这边突然反悔,觉得男主不合适,两方就这个问题一直争执不下,这才造就了下午他看到的场景。
 

魏无羡边蹦哒边小声嘀咕着:“明天就要进组调戏小姑……成为一名演员登上屏幕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个屁。魏无羡撇撇嘴。
 

原本蹲在草丛旁戳蚂蚁的小朋友拉拉妈妈的裙摆,抬头问:“妈妈,好大一只兔子呀,我们能把他拐回家吗?”
 

大概是这位母亲站的位置角度比较正采光比较好,正好看到了魏无羡呲牙咧嘴的样子,停顿了一下才犹豫地措辞道:“宝贝儿,你看这只兔子是不是一瘸一拐的?这是坏事做多了遭报应了,养不得。”
 

孩子一脸懵懂:“我还没吃过有病的兔子呢,瘸了的话我还不用自己掰骨头吃了呀?”
 

有病的魏无羡:……
 

隔壁草丛蹲着的蓝忘机:……
 

#TBC
 

作者不知道怎么才能把汪叽放出来只好强行让汪叽露个脸(。)

强行露脸的汪叽:……我真的只是路过。

评论(7)
热度(85)

© 游山书夏 | Powered by LOFTER